Salome

脑洞开了就产粮,
没有脑洞就食粮。
-Marvel➡️盾铁、锤基、冬寡、
虫奇异、双豹、CablePool。
-特殊傳說➡️夏冰、安冰、冰玥。
-Other➡️Ylvis brother、拔杯。
偶尔会有Cosplay创作。

可以称呼我Sa就好👻❤

【盾铁/接连而来的恶梦】

*看完复仇2突然浮现的小脑补。
*些许玻璃残渣,请小心食用。最后是糖!小小一颗糖。(奔跑)
*OOC和文笔渣属于我,他们的爱是世人见证的!

  Ready?

-

  「和平的世界来了,Steve。」
  四周昏黄的灯光照耀在人们的脸上,看起来都是那么愉快,没有人露出一丝丝的恐惧。

  「已经不再有任何战争了。」
  杂乱的音乐在这却显得动人,穿着华丽的长裙与军装的男子们共舞。

  「可你为什么没有赴约呢?Steve……」

  Steve瞬间醒了过来。
  额头上的冷汗告诉他刚刚他有多么慌张,宁静的清晨中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仿佛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白皙的脸颊上甚至还有清楚的两道泪痕。
  他记得这些画面。那一天攻入九头蛇的基地里头被Wanda给操控的时候,那些画面清楚的像是置身其中。

「人们的恐惧往往会吞噬自身。」

  Wanda曾对Steve那么说过。

  他明白,因为这恐惧正在一点一滴的吞噬着自己,好比寄生虫会将寄主的身体给夺去一样。然而,他却没办法好好的将这一切释怀。

  这一切都过得太突然了。他仍清楚的记得,在最后毅然决然冲进那块大冰原里头,甚至是和Peggy的那些谈话——却怎么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处在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然而时间不会为他倒转,人们也不会为了他停下脚步,一切都只能由他自己去适应这70年之间的变化。

  「Steve。」一个声音像是试探一样的从一旁传了过来,他知道是谁,可是他却不愿意转头过去让对方看见自己狼狈的一面。
  「Steve,别让我再叫你的名字第三遍。」对方低沉而严肃的霸道性发言在此时此刻却显得让人安心。

  Tony被转过身来的Steve稍稍的震惊了会,不自禁的皱起了他的眉头。他很少看见Steve这样的表情,对方的眉头紧皱在一起,湛蓝色的双眼失去了光,双唇不断的颤抖着。噢,老天,我希望在他脸上的不是泪水滑过的痕迹。

  他将Steve拉到怀里,双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对方的身体还微微的在发抖,双手没什么力气的抱住自己。

  Tony知道,他可以将怒气和哀怨都表态在自己的脸上,甚至是大声的怒吼或者是讽刺的嘲笑出来。可是身为一个团队的队长,Steve却很少与他们讨论过自己的内心事。
  这老冰棍去掉那长达70年的冰封时期,他也不过只是一个20几岁来自布鲁克林的年轻小伙子而已。

  「Steve,没事了,我在这。」他的脸颊靠着对方的耳边轻轻的安抚着对方,随后又在对方的脸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Steve深吸了一口气,靠在Tony的肩膀上。吐出那长长的一口气时,身体已经不再颤抖,情绪也平稳了许多。

  「Thanks.」

  一切又回到好转,但恶梦不会停止。

-

  时速飞快的火车上,他持着盾牌与对方派出的士兵打斗。这一切都得紧绷着神经,他无法猜测到对方什么时候会从背后突然袭击。

  Bucky是他最好的搭档。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每一次被人欺负以后都是Bucky即时出现解救了他,甚至细心的帮他上药,不忘提醒他几句别总是坚持。
  直到自己终于有能力可以站在Bucky身旁与他肩并肩作战的时候,他高兴极了。他终于不用再被Bucky保护着,而是能当保护人的那一方。

  然而他有了能力,却救不到Bucky。

  「把手交给我!」他试着将自己的身子靠过去对方一点,对,再过去一点,就能勾到Bucky伸出来的手。差一点,就差一点。

  Bucky你撑着点,我就快能勾住你了。

  他咬紧牙齿,看着对方快要掉下去的样子他恨不得直接跳过去一把把人抓过来,可是在这行驶快速的火车上根本没办法。

  「Bucky——」

  冰天雪地仿佛把这一刻也给冻结起来。

  他睁大了双眼,张开的嘴无法闭合起来,吐露的最后一个字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情绪。他眼睁睁看着Bucky从他的眼前,掉落下去。

  Bucky就这样消失在一片白茫茫当中。

  剩下他一个人。

  「Steve、Steve!」紧紧抓住对方的肩膀大力的晃着,Steve的发间都被汗水给浸湿,紧皱的眉头看起来极为痛苦。他知道他得赶快把人给叫醒。
  「Bucky————」像是被揪住心脏似的他瞪大了双眼,眼前出现的是Tony忧心的表情。
  他很想先好好调侃为什么一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喊着那该死的Winter Soldier。不过Steve现在的情况让他把那些话吞了进去。

  「亲爱的,我在这,怎么了?」靠在他的身旁,一手有力的勾着他的肩膀,看着他恐慌不安的双眼,这让他很心疼。

  「我梦见了那时候…我没救到从火车上掉下去的Bucky…就差那么一点…」他的声音像是要哭了出来一样。Tony不怎么喜欢这段往事,这些事情折磨着Steve太久,它们应该被冻在冰冷的大海里头,而不是跟随着Steve。

  「Come on,Bucky现在好好的,你也亲眼看见他还很有精神的揍了我一拳!」

  Steve看着Tony的眼神带着那么些许困惑。

  「Umm...Steve,我的意思是指,现在他也好好的,你别再为着过去而悲伤了,好吗?我相信他不会想看见你为着这些事情而慌成这样。」他的话总是能够让他安稳下来。Steve的双眼再一次恢复平静,也因为刚才Tony的玩笑话而浮现笑意。
  「I love you, Tony.」转过身子张开了双手抱住了对方,他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专属他才有的独特味道。你喜欢抱住Tony,然后在他的颈窝那儿闻闻,虽然对方总是喊痒,但其实Tony也很喜欢Steve身上的香味。

  「还有,你居然做梦不是梦到我而是梦到你的好朋友,这算不算外遇?」Tony推开了Steve,看着对方一脸茫然的样子让他感到成就感十足。

  「噢、不,Tony,这……」
  「嘘,你说再多也没有用了。Steve Rogers,你,现在给我去睡沙发!」
  「Come on!!」

  我当然希望梦里也是你,但如果是恶梦,那最好别是你。

-

  黑暗中他见不着一丝丝光线。

  他试着踏出步伐,脚下却传来践踏水而发出的声音。些微的光线终于从未知的地方微弱的照耀下来,Steve不禁僵直了身体。

  是血。

  到底是多少血液才能够形成鞋底高度的血泊?他试着不去猜想身旁是不是有其他更加可怕的画面,反射性的闭上双眼不敢直视。

  「Steve。」唤着自己的声音像是强迫自己将双眼睁开一样,他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也因而更加害怕。
  握紧的拳头甚至用力到指甲陷入了肉里头。
  Peggy、Bucky……所有从脑袋闪现过去他重视的人,他们每一个都出现在他的恶梦里头。而最后那一个人的人影,是尚未出现的,也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将视线稍稍抬起。

  拜托不要是你——。
  然而这些呼求声是上帝听不见的。

  血泊中映着蓝色的光,而自己的视线也从倒映看向了在黑暗中,显得更加明显的蓝色灯光。
  他皱了眉头,身体无力的往下跪着,内心沉重无比。为什么?这一接连串的恶梦到底意味着什么?而且为什么偏偏你是最后一个出现的!

  他听见对方踩踏血液而发出的声音越来越接近,直到眼前出现了金红色的盔甲。

  「Steve。」这或许是第一次希望这个声音不是呼唤自己的名,也或许是第一次觉得这个声音如此让人畏惧。
  在钢铁头盔落地金属敲击血液而发出声的那一瞬间,太过安静而发出的声响显得更大。Steve的眼眶泛起了泪珠。他没有勇气抬头看着那具盔甲。

  盔甲一边的膝盖跪在了地上。

  「我在這儿,我會陪著你,別膽心。」抬头,焦糖色的双眼闪耀着光,Steve甚至能够在那清澈的双眼里头看见自己的身影。
  「真的?会不会等一会儿你就消失在我眼前……」徬徨无助的声音像是在颤抖一样,对方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眼泪不听使唤的顺着脸颊滴落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草皮的泥土上。

  「我在这,即使你醒来,我仍在这。」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