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me

脑洞开了就产粮,
没有脑洞就食粮。
-Marvel➡️盾铁、锤基、冬寡、
虫奇异、双豹、CablePool。
-特殊傳說➡️夏冰、安冰、冰玥。
-Other➡️Ylvis brother、拔杯。
偶尔会有Cosplay创作。

可以称呼我Sa就好👻❤

【盾铁/盔甲里的棉花糖】

*一篇短短的,糖?我觉得是糖(?)。
*文笔渣属于我,爱是属于他们彼此。

  Ready?

-

  他为自己建造了一具子弹都打不透的钢铁装,总是在阳光下、月光下,在都市里的高楼大厦、在乡村里的红瓦小屋穿梭着。
  Iron Man——最坚强的存在。翻阅着近日各种书籍里头,Iron Man总是用来被形容无坚不摧和无懈可击的存在。对,在Tony Stark一次又一次为这些钢铁装再三的升级和修复,这具盔甲已经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坐在工作椅上,黑色的背心和裸露在外的手臂上都沾上些许机油。因为擦拭额头上的汗珠也让脸上都脏兮兮的。
  相反地,被擦拭得光亮的钢铁装在灯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无比闪耀。黑漆漆的工作室里头,仿佛所有光都被钢铁装吸引过去似的,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闪亮。

  在胸前的反应炉的光照耀在处在黑暗中的Tony脸上,他看起来累坏了。焦糖色的双眼不再闪耀,被一层疲累给蒙上,深棕色的发也被他揉的凌乱。他知道他现在看起来狼狈极了。
  不会有人猜想到这副盔甲是耗尽这小胡子的男人多少个漫长无比的夜和多少体力跟精力去打造出来的。

  在镜头和媒体面前,Tony Stark就是一个骄傲、高尚、闪耀的存在,他总是把自己包装得完美无瑕。不是穿着耀眼的盔甲保护着人民,就是打扮的西装笔挺的出现在各式各样的宴会上。
  谁会猜想到穿的一身肮脏,眼神涣散的走在工作室里头,只想拿起桌边的咖啡却不小心打翻,结果对着空气大吼大叫的他。

  拳头用力的砸在桌子上,看着桌上那些密密麻麻的设计图,他脑袋快要炸开了。气愤的把所有文件和图纸一口气拨弄到地上,呼吸逐渐变得急促,眼眶泛起了生理性的泪水。

  好累。去你的,Stark,去你的。

  他无力的坐在地上,视线没有对焦在任何东西上,大脑除了疲累两个字以外已经容纳不下其余的东西。他甚至想要直接倒在充满纸张的地板上好好入睡,虽然他现在身上充满铁锈味。
  在视线变得模糊和睡意盖过思考以前,他看到工作室门口的灯亮了起来,一个高大的影子映在工作室里头。他只听到有个低沉的嗓音对着AI管家喃喃说了几句话,门口就被打开来。

  这时间这个地点还有谁拥有这样的权限直接进到他的工作室里头?脑海里头除了那个男人以外没有其他人了。

  「Tony。」那该死性感好听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他其实知道对方已经坐在那一阵子了,所以才不慌不忙的把他抱了起来,而不是慌张的认为他昏倒了过去。
  他有力扎实又温暖的怀抱里头让他感到安心,这比世上任何一张床都来得舒服。

  从什么时候发现钢铁装里头的人其实是个脆弱的人?或许是那一天,Avengers的大家到了大厦里头冲澡的冲澡、包扎伤口的在一旁,而Steve要找Tony谈谈后续的处理时,意外看见从钢铁装里头直接摔在地上的那个人。
  他总是勉强自己逞英雄,然后又暗自的嘲笑自己的行为多么危险。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孤单了,但是总在孤独一人的时候却希望谁能给他来个拥抱。

  在钢铁装里头的不是什么更强的钢铁,而是一颗柔软又些许脆弱的棉花糖。

  用沾湿的毛巾把人暂时擦了干净,换上了一套新的衣服,再把他抱到床上去。Steve轻轻勾起了嘴角,眼神宠爱的盯着对方熟睡的样貌。

  在我面前,你不必穿上任何盔甲。

  「Steve……」对方是梦见了什么才会这样温柔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他微微弯下身子,一个如同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Good night, Tony. 」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