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me

脑洞开了就产粮,
没有脑洞就食粮。
-Marvel➡️盾铁、锤基、冬寡、
虫奇异、双豹、CablePool。
-特殊傳說➡️夏冰、安冰、冰玥。
-Other➡️Ylvis brother、拔杯。
偶尔会有Cosplay创作。

可以称呼我Sa就好👻❤

【夏冰/牺牲(上】

*突然间就想写搭档组,暂时把锤基跟盾铁放一边。
*很久没有写这两人的故事了,OOC先预警个!

Ready?

-

  向来很少争执的搭档俩,他们却已经好几天没好好说上话,这令他们周遭的人都感到疑惑。
  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他们两个不见彼此、甚至无法好好说上一句话?
  这事要追究到前几天,他们和几个黑袍、紫袍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冰炎为了不让一个快要失去性命的紫袍丧生而不顾一切的挡在前头,让他躺在医疗班足足三天。

  夏碎可怒了。

  「冰炎,我有事得跟你谈谈。」在他醒来后不久,药师寺夏碎出现在门口,脸上的表情绝对说不上高兴。
  他的表情冰冷到让冰炎感受到一股寒意。
  其实夏碎想和他谈些什么,冰炎心里早就知道,大概是他往那个紫袍向前的那一步开始,他就猜到他的搭档会生气。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他会气成这样就是。

  「我只是不想看见有人在我面前丧生,而且还是我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夏碎还没开口,只是刚坐下到他的旁边,冰炎就已经把要说的话说完了。
  「身为一个黑袍。」紫色的瞳孔看向远方。
  他的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如此清楚,却又如此的没有情绪,可又能够令人感受到寒冷。
  「你却做了不配黑袍的行为。」这句话点燃了冰炎的愤怒。

  「你懂什么?」红色的瞳孔看向那人,可紫色的双眼一直都没落在他身上。
  空气中的一切都变得很安静,像是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跟呼吸一样,紫色的瞳孔终于望向了他。
  那一瞬间,他似乎看见了失望和不安在药师寺夏碎的双眼,不过就那么一瞬间,很快的就恢复刚才的冰冷眼光,令他捉摸不定。
  「药师寺家的人会为了人而牺牲,这心情你应该很清楚。」他不甘示弱的说出这句话,那人却只是盯着他,唇间毫无动静。
 
  说话啊,说点什么都好,拜托了。

  夏碎随后站起身子来,冷冷的甩开了视线。他成功的让冰炎感到困惑和紧张,躺在床上的那人还来不及思考该说些什么挽回,门就已经被关上了。

  搞什么?

-

  这样不对谈的日子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期间,冰炎接下了许多任务解解忧虑,他的工作量大到公会几乎派不出任务给他,甚至是要求他休息。
  直到药师寺夏碎没来找他以前,他是不会放下手中的武器与那些杂碎战斗。
  这期间许多人都劝阻过冰炎,也有人跟他谈到夏碎的想法,可他就是听不进去,像是不是他本人来跟他说,他就不相信一样。
  冰炎可不是一个如此钻牛角尖的人,可是只要一碰上他们搭档之间的事情,他总会变成如此不理性。

  夏碎不说,冰炎也不问。
  他们总是不愿意将最真实的自己坦白给对方,像是还不够信任彼此似的。
  在担心什么?在害怕什么?
  就是拆伙这件事情。

  他们原以为保留着自己的想法不说,就能够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是,他们以往发生争执大多数都是这样结束的,并没有所谓的「沟通合好」这件事情。
  这或许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如此和谐的原因,却也同时是害了他们变成这样子的原因。

  他们终于见到面,甚至开口说话。
  却是药师寺夏碎提出了拆伙这件事情。

「这份文件你阅览签名后,我们就正式拆伙了。」就像那天一样,他面无表情的说着,语气却比那天还要来得更加冰冷。
  他到底怎么能够如此平淡的说出拆伙两个字的?

  他们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却因为这件看似小事的事情而引爆了。冰炎完全崩溃。
  他完全无法理解药师寺夏碎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他们当了搭档那么久,为什么,为什么他却完全无法猜想到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快疯了。

-

  「哥。」千冬岁突然的来访,不过夏碎并没有感到特别惊喜,他只是很平淡的请小亭端上茶水,坐在一旁等着千冬岁开口。
  「我听说了,你和冰炎学长拆伙的事情。」虽然有点难以启齿,毕竟这和他没有太大的相关。
  夏碎只是喝了一口茶,没有回应千冬岁。
  「你总是这样子,什么都不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千冬岁和夏碎毕竟还是兄弟,他多少都能够明白夏碎内心在想些什么。

  「哥,你要是生气或者是感到不愉快,你应该表现出来,而不是这样全部自己一个人压抑在心里!」千冬岁忍不住对着他吼,虽然有那么点奇怪,不过千冬岁把实话给全部说了出来。
  药师寺夏碎给人的印象总是很温柔的,不会发任何脾气,同时也很少流泪。总是能够看到他挂着笑容面对所有人。
  但是,越是了解这个人,就越能够明白——他总是不把内心话说出来,这是他最大的致命伤和缺点。

  吼完了以后,发觉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正想抬头道歉的时候,却看见眼前那人看着桌面,泪水不断的顺着脸颊滑落。
 
  他不晓得该感到高兴或者是难过,看着夏碎流泪,千冬岁多少也感受到他的悲伤,也多少明白他这次生气和难过都点。
  千冬岁选择了留下夏碎一个人在房里,自己鞠个躬便吩咐小亭些事情,就离开了紫馆。

  他们再不坦承,就可能覆水难收,再也不会见面了。

-

TBC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