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me

脑洞开了就产粮,
没有脑洞就食粮。
-Marvel➡️盾铁、锤基、冬寡、
虫奇异、双豹、CablePool。
-特殊傳說➡️夏冰、安冰、冰玥。
-Other➡️Ylvis brother、拔杯。
偶尔会有Cosplay创作。

可以称呼我Sa就好👻❤

【锤基_猫】

*很久没有写短句子以外的文了,请让我慢慢恢复手感(土下座)
*OOC注意,时间点位于AVG3后。

-

  当Thor第一次到地球碰见猫这个生物时,他总觉得这生物似曾相似。傲娇、冷漠、不讨喜,可又会在最后上前说不上讨好的,靠在身旁。

  「真是愚蠢至极。」鞋跟敲击地面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中,拉回了Thor的思绪。
  在他眼中,无论是人类还是现在窝在Thor怀里那坨黑麻麻的生物,他们的存在都是不起眼的。而身为神祇的后代,他居然为此在苦恼。
  真是看不下去。

  「Loki,别这样,他们还是有他们可爱的地方。」这只猫起初是完全不靠近人的,他窝在墙角盯着Thor许久,才畏畏缩缩的走出来。
  「……渺小的存在。」他撇了一眼,不悦的走出阳台。
  虽然只有那一刻,但Loki还是被那只猫碧绿色的眼珠子给吸引了,他像是读懂了什么一样……地球这鬼地方还是尽快离开才好。

-

  猫这个生物啊,平时安静,却又爱闯祸。

  每当Thor松了一口气,为九界的和平感到安心时,总会有那一两个意外又突然发生。而那个意外的主使者往往都会是——

  「Loki,回家吧。」好几次他差点被那双太温暖的湛蓝色眼眸拉走,可幸好每一次总有地球上那些人类破坏这位伟大的雷神的计划。
  谁叫他那么蠢。

  「管好你弟弟!你看看他闯了多少的祸?」
  「别这样,Loki并不坏。」

  不,我坏透了,你这个蠢家伙。
  我要袭击地球多少次,要打乱这个宇宙多少次和平,你才能明白啊?

  「Loki,跟哥哥回家吧。」
  「…………」碧绿色的双眸只能斜眼的瞪着对方,口枷让他说不出半句恶毒的狠话,被手铐拷住的他也只能乖乖的跟着Thor离开地球。

  我会回来统治你们这群蝼蚁的,等着。

-

  猫一直都不是一个驯服的生物。

  「我眼睁睁看着你在我眼前死了2次,我每天为你悼念,而你却假扮成父亲的样子。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怎样我才能信任你的话?」坐在对面金发的男人既是愤怒,又是失望的看着眼前一派轻松的男人。
  「或许你可以为我建立一座雕像。」黑发的男人翻了一下手中的书籍,连看都不看一眼坐在对面的他。

 
  「你就不能照着计划走吗!」
  「抱歉,不能,我不要。」

  Thor一直很头疼Loki这样莽撞的行为,包含自己独自面对敌人、亲手想要杀了Thanos,这些明明都不在计划内的啊。我们原先的计划不该是到地球找个地方,安定Asgard的子民吗?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brother.」

-

  虽说如此,猫撒娇起来却是判若两人。

  「I'm sorry, brother.」

  战争到了一个段落,残留下来的人以及神都耗尽了精力和体力。彻夜因紧绷神经而不得安眠,现在也已经达到极限了。
  勇士们悲伤、愤怒、疲累……无奈,面对人神也无法控管的未知事物,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所爱消失,他们甚至无从得知他们到底是死、是活。

  撇除Loki。

  深夜的Wakanda很美,就像战争从未袭击,就像这片草原一直和平。哪怕失去一半的人们,可高挂在漆黑夜空中的星星却没有消失离开。
  Thor只是静静的望着天空。
  他想念家,可是无家可归;他想念他的父母朋友和子民,可是他们都离去了;他想念他的兄弟,可他——

  身为堂堂一个神祇,最后仍惨烈的失去一切。
 
  草丛里头突然有阵骚动,Thor往一旁看去,右手抓紧了Stormbreaker,两眼不同色的异瞳紧盯着正靠近自己的——

  猫。

  这种鬼地方怎么会有猫?
  「你的伙伴也离开了吗?」Thor叹了一口气。虽然把手伸了出去暗示着猫咪过来,可那只小黑猫只是眨了眨眼睛,没有再前进。
  「……我失去了我所重视的一切,小猫。」Thor收回了手,没有再看向那只猫,只是将视线放回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风仍像过往一样吹着,月光仍旧那样明亮。

  那只黑猫在Thor的腿上坐了下来,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尾巴一翘一翘的拍打着他。
  「你是在安慰我吗?」他不禁勾起了笑容。
  明明这家伙起初还不理会人的,现在还歪着头讨摸摸呢。
 
  「你让我想到我的弟弟,他就像只猫一样。」

-

后记:

  「……尤其你们的个性,一样不讨人喜欢。」
  猫转头咬了一下Thor的手指,后脚往他的腹部踢了一下。Thor不禁发出哀号,那里可是有个一直复原不了的刀伤的啊。

END

【锤基_短句子-9】

  「I'm Loki, god of mischief……」
  「Odinson.」

  被恐惧染上一层黑的苍绿眼眸看向了Thor。
  他在Thanos面前这些胆大的自我介绍里头,强调了,他是Odin的儿子。
 
  过去不断否认自己的身分,这一次……
  他似乎那么点犹豫,犹豫自己能不能说,颤抖的双唇还是吐露出了那句话。说不上坚决又带着那一丝丝躲不掉的绝望。

  当他说了自己是Odinson的时候,他看向了Thor。

  那就像是——「我为我们骄傲。」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brother.
 

【锤基_短句子-8】


  Thor,要是你一直哀伤,
  外头的雨是不会停下的。

  要是不停,阳光要如何重新照耀在我们脸上?

  我答应你的,我会遵守承诺的,Brother。

【盾铁_短句子-7】

  残存战衣的男人看到满脸尘土的他,
  彼此都不晓得该开口说些什么,甚至是,能说什么。
  焦糖映着湛蓝许久,颤抖的唇才勉强吐出几个字。

  「那个像瓜子的是什么东西?
  把老子给你升级过的盾牌带上!」

【冬寡_短句子-6】

 
  身为菁英,完成任务是必须的。

  可最后一项任务,我们俩谁也没达成。

  「好好在一起。」

【冬寡_短句子-5】

  「后来啊……那或许是我们第一次并肩作战也说不定。」白发的女人勾起了淡淡的笑容,喝了一口咖啡。
  「后来呢?你们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吗?」

  「后来啊……没有后来了,我们,没有后来。」

  因为他不在了,所以我们,只剩下我了。

【锤基_短句子-7】

  “I assure you brother,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I still wait for the sunshine appear again, Loki. I trust you. I believe you.
  So, you didn't die, did you?

【锤基_短句子-6】

  Loki身上总有一种香味。

  那有点像是古龙水,可又带有点花香;
  闻起来令人着迷,却又有点刺鼻;
  那不是股很浓的香水,却一直挥之不去。

  自从Loki离开以后,
  Thor一直寻找这迷人的香气消失到哪儿了。

【锤基_短句子-5】


  Thor还记得小时候,Loki会在睡着的时候,无意识的拉走他披在肩上的那条毛融厚重的鲜红披风。
  直到现在,Loki偶尔仍会这样,醒来之后却一脸嫌弃著为什么要把这个盖在他身上,这上面不知道有多少尘土。
  哪怕他们彼此都知道这条披风是Thor另外私藏给Loki的珍藏品。

  布满粗茧的手在颤抖,他轻轻拎起了披风,盖在了逐渐失去温度的躯壳上。
  这是最后一次帮你盖上红披风了,Loki。

【盾铁_短句子-6】


  「我的老天!Steve!」
  「怎么了Tony?」
  「我们的老冰棍居然在使用高科——」

  「……Tony?你是不是又惹Steve了?」